不让一个孩子掉队与只要一位学生出名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与“只要一位学生出名”


 


唐建新


 


 


    前几年没有太在意,最近听王爱娣老师在研修班上给大家讲“我与《美国语文教育》”时,重新深感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居然在2001123日递交国会通过成为了美国的国家法案!


    我想起了八九年前课程改革时说美国教育时说到的三个八:为了这一法案的实施,国家每年拨付100亿美元的专款,让社区去帮助八岁的儿童过阅读关,让大学生让研究生去辅导社区儿童,即算学分又付劳务费。为了实施这一法案,让八年级的学生人人都能够上网,国家大量投入,在十年前就普及到了校园的方方面面,使得孩子随时想上网就有网上。让十八岁的青年人人都有大学可上,只要自己愿意,高中毕业之后登记就可以上社区大学及一般的学院。


    再往前推,六十年代,美国在前苏联的卫星上天之时,深感两国的差异的扩大,1984年美国高质量教育委员会出台了一个警示教育的文件:《国家处在危机之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


    美国总是自觉和及时地将教育与国运,与全民族的提升仅仅的自觉的捆绑在一起,并动用全国之力来推进教育的不断改革。六十年代的法案,站在时代前行的角度,增加了数学物理化学等科学类内容的改革学习;八十年代的法案,则是站在全民族的空间,来提高自己国家的长远发展的竞争力。


   有这两点出发,美国的基础教育开始发生了不少的变化,包括向中国学习近年来进行了K4K8K11三个年级的全国统一考试;向考试成绩优异的中学生颁发总统奖;坚持公布学校在各个州统一考试时的分数以让纳税人心里明白(当然不涉及属于个人隐私的学生成绩)。


    而我们的国家呢,似乎正好相反,只要一位学生出名,教育就获得了巨大成功!只要一位学生获得了金奖,似乎全校就都是金奖的获得者;只要一位学生是冠军,全校就都成了天下无敌的英雄;只要一位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全校的教学质量就是最好的了……


    只要一位学生出名,新闻媒传就连篇累牍的进行报道,学校也忽略其投入产出喋喋不休的进行大肆宣传,完全不顾这一名学生的艺术金奖与学校的教育有没有关系,这冠军的获得到底学校有没有具体的投入,这一两个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占全体考生的比列有多小和到底有什么样的必然联系。丑陋的地方太多,我们常常期待一俊遮百丑,极少数人有什么得奖,就说成学校教育形成了什么特色,一点也不去考虑这个别与整体的关系,完全没有站在统计意义上去思考。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是站在底线站在全体的角度动用国家的力量来进行全民族的教育,就是考试也是要求和期待没有一个孩子掉队,希望都能够顺利通过,都基本上没有什么难题。“只要一位学生出名”则是站在高线来思考来炫耀来掩盖实际教育的不足。就连我们的考试,包括所谓的学业水平,也是要区分出学生之中的三六九等,找出最厉害获得最高分数的那一个学生来,就一定是设置的高线考试,其试题自然就免不掉有繁难偏怪。


    当社会发展进入到了21世纪,当我国的教育进入到了今天,我们也应该学习发达国家的教育理念,对每一个孩子负责,将过去贴在墙上的口号“为了一切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转化为具体的行动: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真正把我国沉重的人口负担通过教育转化为优势的人力资源,国家及各级官员以及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都能够将“只要一位学生出名”在骨子里也能够逐渐转变为“不让一个孩子掉队”,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大有希望了。

学生一届不如一届吗?


学生一届不如一届吗?


 


唐建新


  


    常常听到一些老师,尤其是一些刚接手新生的老师说,唉,现在的学生真差,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


    真的是这样吗,难道我们中国的社会在开历史倒车,使得学生一届不如一届,一代不如一代?


    不是的,是我们自己的一些观念值得调整。


    我们常常用自己受教育时的一些观念一些标准对学生进行判断,认为现在的学生字写得差,书读的少,学习基础不好,学习习惯不行。再一展开,就是上课听讲很难集中精力,作业只有照抄的份,考试常常不及格……


    这里涉及了几个问题:


    一是我们的教育已经从过去的精英教育进化到了大众教育。过去每一年级的学年考试,主要学科如果没有及格,就得开学时补考一次,如果不考不及格,就得留级降班,再重读一年,将主要学科的学习弄来及格为止,这样年年的筛选淘汰式教育一直延续到考进大学。而现在,实行大众教育之后,学科学习再困难,也不得留级降班,一直得随着入读年级升上去,直到初中毕业高中毕业甚至大学毕业,因为我们国家1999年起扩大高校招生规模,到2004年国家就宣布,我国已经进入了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了。这也是国际上判断一个国家教育发展水平的唯一指标,即学生在学校的受教育年限,而不是受教育的内容多少以及学生平均达到和掌握的程度。在中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基本上以及没有了过去的教学起点:教初一高一时,面对的是完全合格的小学毕业生或初中毕业生。


    二是我们采用刻舟求剑的标准去要求不断变化发展着学生。我们常常看不到学生的聪明才智以及追求良好的人缘关系的时代烙印,看不到学生玩电子游戏的聪明劲,摆弄MP3和MP4利索比我们自己还来得快得多,常常以自己所学所长去要求今天的学生,看不到独生子女与过去的多子女的差异,看不到社会对写字的要求在不断降低,影视大片不断冲击着人们包括学生的眼球,很小的时候学生已经比我们早几十年知道伊拉克知道食品安全知道金融海啸,而拿出切只拿出文化学习这一单一的标准,拿出类似回字有四种写法之类的标准去衡量学生,看不到社会对人才需求的多元化还往往采用一种标准一种模式去要求学生,其结果当然难以说到一起来。


    三是不少老师对自己的生活品质提出了新的要求,而对教学则常常希望采用一种一劳永逸的方法来解决,其结果是不少课堂上忽略的内容的教学之一味强调学习的方法,久而久之,学生听到的是不断的多年的反反复复的啰嗦重复哪些正确而无新意呜意义的废话,一堂课没有新元素去刺激学生,去激励学生,去教育学生,靠老生常谈靠机械重复靠在原地踏地,怎么能够吸引学生来关注来学习呢?


    如果我们改变观念,用欣赏的眼光来发现学生每天的变化,来欣赏学生的进步,我们自己的教学田地里就会一片阳光一片灿烂,自己的职业生涯也会开始变得有滋有味起来。

作业布置多少合适(续)?

作业布置多少合适(续)?


唐建新


  作业布置多少合适?这是一个很难统一的问题,因为学生个体差异很大,学习内容的差异也大,何况,这与执教者的课堂教学关系也很大。
  我知道有以为初中数学、一位高中化学和一位高中物理教师,在重点中学教了几十年,一直不布置作业,效果仍然非常好。这是叫得出单位人名来的事,这些教师是教学高手,其成名的程度在一般人之上,而所教的学生,也是学生中的上品。
  回忆自己当初中生时代,作业也很少,当时的作业分为课堂上做的练习和课后做的习题。而我们的数学老师往往是在一堂课的中途就叫我们做了练习,下课前几分钟十来分钟叫我们做习题,做不完的晚自修再继续。而学习比较好的人,一般上课就把所有的作业给做完了,当时的晚自修基本上就是看小说,或者做做一些板上或学校的事情。而这些练习与作业,在自己头脑中印象深刻,也很清晰,一到考试时,似乎就挂在自己眼前供照抄一般。
  语文也是基本上没有作业的,也是偶尔有写长文章的作业,要求周末去收集资料来完成。
  相比之下,我以为现在的学生作业太多太偏太杂,总是希望学生的知识学习能够直奔中考高考的要求,忽略了认识有一个过程,就像吃五个包子才吃饱,就忽略了前四个积累作用,误以为直接去吃第五个就能够解决问题。
  我以为学生的作业,一般情况下,还是应该以教科书上的作业为主就基本可以满足巩固的需要。关键是一些人认为量太少,做那么多的教科书以外的作业都还记不住,只做教科书上的作业怎么行呢?其实,我们的学生很多时候做作业是有手无心,做过无痕。如果做以前能够回忆教科书和课堂学习,并能够自觉将其纳入自己的学科知识体系,只做教科书上的,是能够巩固的。如果我们一味增加作业数量,不断扩大作业设计的范围,将最基本的最基础的信息要求给冲淡与稀释得荡然无存,还有什么学习效果呢。
  每一次的作业不多,但是比较实在,也比较实际,能够引起学生学习的热情,引起学生的自觉巩固与期待,学习的效果就不会差。
  以语文为例,如果我们每一篇课文的教学,都能够让学生对课后的思考与练习自己去尝试去思考与练习,并能够逐步化为自己的语言储备与内化为自己的情感态度价值观,一课一课的积累起来,学生的语文素养的提升,也是指日可待的。
  以量取胜,靠一些报纸杂志的课练堂练的多而杂的试题来淹没和冲淡学生的学习印象,靠学生在题海中的自救,或者自悟来提高学习效果,只会是事与愿违,难以奏效的。

作业布置多少合适?

作业布置多少合适? 


唐建新


  前天到一所学校七年级观课,看到教室里的黑板右边写有如下五行字:
  英语,综合练习B部分,评价手册B部分,固定作业,女生免书法。
  显然,学生一堂英语课下来,男生有三本书的作业外加书法练习共思想英语作业;女生则可能因为表现好获得奖励,减少书法作业,但是,也有三本书的作业。
  上课前我看学生在翻报纸,课程导报,初一数学版,我问还有语文英语吗,学生说有,马上给我找,因为上课时间到了,我制止了去翻找。
  我对初一的英语教学内容一点不了解,但是,刚进入初一一个月的学习,想来也不会有很多的很深的内容吧。而我们的老师,却给学生在课堂之外在教材之外布置了四种作业,这还仅仅是一门学科,其他几门一加上来呢,一天要做多少本作业啊。
  上学期到一所学校观课,也曾经发现,学生各个学科的课堂练习完全是一份又一份的报纸,新的旧的,厚厚的一大摞,足足有两三寸高,令人吃惊。
  上上周到一所高中的高一年级观课,一看学生使用的资料,随便数了一下,该篇课文的作业,教材上是四道题,而这教辅资料上一共分为预习、堂练、课后巩固、小结四大部分,一共有四十多道练习题。一下课就给执教者交换意见,立刻决定不再使用这些资料性质的教辅资料了。
  因为,学生的主要精力应该在教科书主要内容的学习领悟与识记运用上,面对众多本众多道的题目,学生从形式上要完成,自然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应对,而这些不断膨胀发胀的练习,往往又是将简单问复杂化,基础问题玄乎化,甚至以扩展的名义将学生引向犄角旮旯的冷僻地方,以中考高考的难题要求来吓唬学生镇住学生,久而久之,学生的学习注意力严重偏离教科书,学习的自信受到严重摧残,厌学情绪自然会产生的,而我们教师呢,在这样的教辅资料报刊杂志的所谓堂练课练日练的包围之中,还有什么教学水平的提高,就应付这些教辅和报刊上的稀奇古怪的乱七八糟的学生提问,就会被牵着鼻子走,远离教学的主阵地。
  这样不断加难加深之后,连教科书上那么一点简单的基础的练习,学生也做不出来了!
  课程标准居然要写上“少做题多读书”,也可能只有中国特色的人才写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