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坦荡的姚教授

智慧坦荡的姚教授
 
唐建新


  昨天,一看到姚先生的短信说要来深圳考察,立刻兴奋不已。
  姚教授是老校友,物理本科,八十年代初张敷荣的教育学硕士,曾经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教过中小学各个学科的课程。 特别的经历,使得喜欢动脑子的姚教授积累丰富的教学教育个案。
  我在教育科研上的积累,管理方法上主要得益于周,而思想观念上则受姚教授的影响较多。
  第一次是在省教育学院学术报告厅,听何东昌的智囊周贝隆讲对学生进行教育的有效性问题,感受很深,信息量很大。接着听姚教授讲班主任工作,自己对德育当时有一种天然的抵触,认为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空洞说教。但是,由于坐的位置不方便进出,就暂且听听吧,没有想到姚教授的讲座却把自己深深吸引,尤其是班主任的评语应该是学生终生难忘的座右铭,使得学生一生都情不自禁的会不断回味的道理,让自己豁然开朗。
  之后,我们则常常请姚教授来市里指导学校的课题研究,每一年少不了都有三五次。不是开题论证就是结题论证,或者中期论证。每一次,姚教授都能够给我们实实在在的新思路,新途径,新视野,新信息。我们也常常在姚教授的指导下,学习理解发现教育科学研究的现象方法及其价值。
  为农村现代化培养人才的普职成三教统筹、初中语文以读带写的专题实验、小学生书写工具与近视率相关性研究、高中学生最佳锻炼阈值研究、幼儿园专题活动实验研究、艰苦奋斗系列教育研究、乡土体育活动资源开发研究、现代高中学生综合素质培养研究……可以说,每一个课题都凝聚着大家的智慧,每一个课题都浸润着姚教授的心血。
  姚教授没有大学教授的架子,常常都是语言平实笑声朗朗,谈话总是能够举重若轻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给初入道搞教育科研的人点拨到位。即使是对曾经听他讲过一次两次的校长或者教科室主任,遇到遗忘,姚教授也当作初次般毫无怨言的轻松平易的进行讲解,而且常常是用生活中教学中的例子来打比方,使人很快开窍。有时还直接操刀写大家认为最难以表达的部分。
八十年代中期,虽然培训中得到了样本、个案、Z检验T检验之类的概念,但常常还是生硬的冰冷的,姚教授就在一次次的指导中,给我们带来了诸如个案、实验线路图、中试、模型、区分成果与效果、区分理论成果与技术成果、问卷技术等活生生的非常管用的鲜活概念,不仅打破了教育科研的神秘,而且还提升了研究的科学化水平,当时的一些课题在《教育研究》等上发表,在国家教育委员会的一些司里多次得到肯定与宣传。
  到九十年代初,姚教授又指导我们在提升科学化水平上走出新的更高要求:开题要有查新报告——由第三者或中介科研情报机构在查询了若干年若干种资料后的负责任认为在某领域某范围是有创新价值的结论,才准予开题。结题要有用户报告——即教育实验研究的结果是可以重复的,是已经被重复过,让第三者陈述对实验成果的使用情况。
  姚教授兼职很多,但是对我们所在地区却常常情有独钟,成为了我们几个也想实实在在做点事情的人的好朋友。我们也常常从姚教授身上获得人生的启迪和生活的智慧,包括永不停歇的思考琢磨,永不满足的发现前进,尽可能保有的知识分子的独立思考与自由精神!
  姚教授用自己的学术方便给了我们很多及时的咨询提供,诸如教科文的组织文件、课题方向,国家教育及省教育政策的调整、研究流向的变化、兄弟省市的成果等,使我们始终充满有对教育的理想主义激情与科学主义追求。
  1997年,柳斌来深圳视察,作为柳斌多年的智囊之一,我满以为姚教授会来,结果姚说:“快二十年了,深圳教育至今没有自己的思路,我来干什么?”一句话,使我至今记忆犹深:且不说教育,就是教育科研,就是教研,也似乎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远远没有上路,远远没有梳理出常态的思路!
  看到现在越来越的教授没有建树却有众多的符号与架子,食洋不化地拿术语糊弄人,自己就感到好笑与恶心。很多课题连科研的常规都没有建立还在那里大肆吹嘘,自己就更加怀念那朴朴实实扎根基层追求客观搞教育科研的岁月,自然就容易想到曾经一起工作过的朋友们。
  我期待者姚教授的到来,我相信又将是一次智慧的盛宴与大餐。

总理听我一堂课

总理听我一堂课


陈胜昔


  第22个教师节前夕,温家宝总理来到北京市西城区黄城根小学,亲切看望师生,并和五年级学生一起上课。
  2006年9月7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我没有想到敬爱的温家宝总理会到我们西城区黄城根小学,更没有想到总理来到教室和我们一起上课。
  一大早,我怀着激动和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五年级2班的教室,不时看着挂在教室后面的钟表。离上课还有三分钟时,温总理提前走进了教室。他面带微笑地走到我面前,热情地伸出双手说:“陈老师好!”不知为什么,当我看到总理那慈祥的微笑,听到总理那亲切的问候,原本那颗悬着的心平静了许多。这时,孩子们也像见到自己的爷爷那样大声地喊着:“温爷爷好。”“同学们好!”总理也高兴地回应道。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向温爷爷作自我介绍。
  正式上课了,温总理一边仔细地听课,一边认真地做着记录,还不时地伴着稚嫩的童声,和孩子们一起朗读课文。整整四十分钟,总理始终坐在学生的后面,就像一位普通的听课老师。下课了,当孩子们提出请温爷爷给他们讲几句话的时候,总理好像还沉浸在刚才的课堂氛围中,于是他就课文的内容问孩子们:“你们不仅认真学了,而且还在思考、查资料,看世界上还有哪些新型玻璃。这些都很好……但是还缺一条,除了查资料外,自己还看过什么新型玻璃没有?”一个孩子把手举起来,简单地介绍了他了解的水晶玻璃。温总理和蔼地勉励说:“对。就是要这样。”“一方面要查资料,一方面还要勇于实践。”孩子们听了,会心地报以热烈的掌声。
  之后,孩子们邀请温爷爷给他们写寄语,温总理愉快地接受了。他在白纸上郑重地写下“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十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边写边对学生们说:“学问、思辨、行动,就是这三个意思。明白吗?”一席话,使我深切地感受到总理对下一代、对教育事业的关注和关怀,体现在他工作的每个细微之处。温总理主动和孩子们留影后才离开教室。而我和孩子们还在被幸福包围着,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温总理刚回到学校会议室就派人来找我。当我走进会议室时,总理面带微笑地对我说,陈老师来啦。并示意我在对面坐下。瞬间,一股暖流再次涌遍我的全身。总理开始评课了。他说,昨天晚上把课文认真读了四五遍。难怪总理对课文的内容那样的熟悉,对课堂教学的点评那么细致入微,对整套教材的编排意图和结构又是那样的清楚。
  总理的点评让我非常惊讶,惊讶的是他的点评就像一位资深的语文教学专家,又像一位充满智慧的良师。他渊博的学识,严谨的态度,令我钦佩,同时也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总理亲切地对我说:“陈老师整堂课讲得很好。”听着总理的话,我心潮起伏,激动不已。总理在教学教法上对我寄予的殷切期望将是我今后教学生涯努力的目标和方向。此时,我深深地感受到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的光荣,更感受到人民教师所肩负的崇高使命。
  今年的教师节对我来说,是终生难忘的。它带给我无尽的温暖,无边的幸福。
  (来源:光明日报;作者:北京西城区黄城根小学教师 陈胜昔)

小伙子的绿色体恤衫

小伙子的绿色体恤衫


唐建新


  前天上午去医院,在十字路口遇到一位小伙子拉着大的蛇皮行李包向我问路。
  “请问,到罗湖怎么走?”
     我用手指了指方向。
     他马上毫不迟疑地迈开双腿拉着行李就走。
     我走了一步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喂,小伙子,小伙子!”
     终于,他明白了我在叫他。
     “你回来!”
     他不明白什么事情发生了,但还是回来了。
     “你靠走走到罗湖吗,十多二十公里啊?”
     “朋友在东门等我,钱包在西站不小心被人偷了,我能够走去。”
      说完,又转身大步往前走。
     我再次叫他回来。
     顺手掏出了一张五元零钞,“你往左,有车站,开罗湖的车很多,花两快钱坐大巴去。”
     “不用。”
     “不行,天太热,路太远。”
     “好,谢谢。”
     没有多余的话,健壮的精神的身着退伍军人般戎装的小伙子转瞬之间消失在人群中。
     那一身短袖体恤绿军装两天来却时时扣击我的心扉:为什么只给了一张小零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