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近前沿 植根实际——我的中学语文教研观

贴近前沿  植根实际
 
——我的中学语文教研观
 
 唐建新 


  我读过中师、高师,教过小学、中学、中师,这一读书和执教的经历,使我明确了作为地市级中语教研员的工作方向,要抓住根本,促进语文教学力的大面积提高,就要充分认识所处位置的中介作用,贴近前沿,植根实际。
  贴近前沿,首先要逐步领会前沿理论研究的发展动向。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全国中语界先其他学科热躁起来,观点繁多,流派纷呈。我们就通过多种形式介绍“关于语文学科科学化的讨论”、“关于文言文教学的讨论”、“关于语法教学的讨论”等,组织学习《叶圣陶教育思想文集》、张志公对传统语文教学的研究及对语文教改的设想,吕叔湘的语文教育观、吴人樵的语文教育观,以及近年来高考语文命题组负责人潘兆明、章熊等汇集国内外母语测量研究成果之后体现出来的语文教学观,人教社刘国正、周正逵、黄光硕、庄文中等人的语文教学观,使不少教师对全国学术研讨的走向,对语文教育家们的深沉思考,对高考试题透露出的改革趋势,对教材编写的本质意图有所领会,对语文的基础工具性与思想教育性,对课文无非是例子,知识与能力、语法的更新与言语的习惯、听说与读写、文学与文章等第问题逐步有所接触领会与认同,并在语文教学过程及语文教学研究实践的基础上对语文教学的总体、全局、战略,大关节目等有了一个逐渐较为明确的认识。
    贴近前沿,还要宣传展示先行教师在语文教改前沿所做的艰苦探索。理论探索的意义与观念更新的价值,如果缺少前沿先行者的成功范例来支撑,仍会使面向语文教学的价值取向产生退转。因此,我们通过录象放映、材料翻印、动态发布、学习参观、现场研讨等形式来宣传钱梦龙的“三主四式”、于漪的“情感教学”、章熊的“语思训练”、四川省教科所中语组的“体系研究实验”、张孝椿的“双分教学”、刘高原的“三级写作训练”、“三级阅读训练”,以及欧阳黛娜魏书生等的大运动量训练及系统和谐教学、黎见明的“导读教学”等。这些不同种类、风格、流派的教学改革的实践探索,是理论研究与教改实践的有力中介,使广大教师看到了发展的方向,明白了理论的价值,感受到了教改的跃动,学习到了教改的思路,吸收到了可行的教法,开始对照自己反思得失,逐步改进自己的教学。
    植根实际,深入调查,抓住根本,推动更新。在众多的课堂听课和教研组活动中,不带陈旧偏见,真诚和谐的了解教的内容形式和学的效果方法。老中青教师、重点一般及区乡学校、各种课型各种内容的教学都去听课和座谈,从名家名篇教学、多重复句教学、文言文及语法教学、复习教学中增加了感性认识,既指导了个别教师,又积累了丰富的素材,还发现了一些带倾向性的困惑与失误。面对兢兢业业的扎实基础讲全讲透与课文入选的篇目较多篇幅较长的矛盾,搞长文短教的研究;面对课文讲解费力多而整体效果不佳的情况组织以单元为单位的教学研究;面对教少计划而练多焦虑的状况组织写作序列教学的研究;1984年开始检测现代文成篇文章的阅读以来,针对阅读教学感到的困惑,就又组织现代文阅读教学的研究,阅读与检测的研究;语言教学生吞活剥量质无度而效益低下,对此又组织了语言基础训练的研究;每变动一次就组织了一次的新大纲新教材的学习领会。这些研究,或是培植疏导,或是专题研讨,在此基础上,将结果用通讯、资料、会议、内部印刷、正式出版等形式向全市介绍,为面临上述矛盾与困惑的教师提供导向性帮助,从根本上推动语文教学观念的更新。
    植根实际,开展活动,突出重点,影响全局。多年来,从实际需要出发,开展了每学期一次复习教研活动,提出了诸如“打好教材这张牌”,“(写作)重锤敲打中心段”,“讲清知识,练出能力”,“逐点推进,占领高中教学的90高地(即单元教学和附录中的90个训练要点)”,“让学生提炼归纳出自己作文中的名言警句”,“让学生像数理化解题那样在语文课堂上解文,以提高整体阅读能力”等教学建议。每两年一届的中语年会,进行学科研究成果的切磋交流与论文评奖。针对征文赛、大奖赛等难以查证是否真为学生所写的弊端,组织每两年一届,迄今已六届的全市中学生现场作文竞赛,集中17个区县200名左右的选手各自当场随机抽取题签限时(2.5小时)作文,为写作教学的改革、为写作尖子的崭露提供了展示的硬舞台。此外,根据新教师逐年增多,外出学习经费困难,独立备课深入钻研日渐委缩的现状,组织了市级的初中语文教师的借班献课活动,高中语文教师的借班献课活动,初中语文教师的备课竞赛活动。本着小型、专题、多样的原则,还组织了重点中学语文教研联谊活动、十校语文教研活动等等。除以上的教研活动外,我们还先后抓住“语言基础训练”和“读写方法推广”这些重点项目加以突破,以影响全市的语文教学全局。“语言基础训练”以教学语法系统(提要)为依据,促使教师语法理论的弃旧随新,以学生的自读与训练为主要手段,促进教法的改进,以语言知识的应用为目的,改变教学中名词术语的堆积和语言现象的识别为主的旧习。每一语言知识点的教学内容含:语言知识、实践中的用途、使用规则(以正例、病例、划界来阐释)、自我小结、习题练习。1985年以油印本形式先在重点、一般、乡镇三层次的六所中学试用,以后逐年修改并扩大范围,1988年正式出版并在全市60%以上的初中生中使用。从1989、1990年起分批大面积推广仁寿一中“改革阅读教学,提高读写能力”的教改成果,使基本的阅读方法(精读、略读等)、语文科一般的阅读方法(字词句段篇)和专门的阅读方法(读记叙说明议论文)以及带写的方法等共24个专题训练在40多所初中全方位推开并在较大范围内推广,在全市的中学语文教学中向学生给出了猎枪,促进了教学效益的整体提高。
    植根实际,组织实验,宣传典型,建设队伍。在教学改革的大潮中,涌现出了一批批教改课题,其间既有简单模仿的,也有从实践中提炼出来的。我们便从教学改革与发展的需要出发,组织教改实验。对仁寿一中历时三轮九年的“改革阅读教学,提高读写能力”的课题,积极投入,参与切磋。从课题名称的确定、方案的编制、实际操作、行政管理,到评价论证,都参与了其间的讨论,拟出了实验的思路框图,发掘了读写方法序列的理论价值。同该校教科室及课题组的同志一道努力追求语文学科价值的实用性急实验过程的客观性,使实验在教学观念的更新、教学工艺的实用和课题实验的科学上经受了时间的考验,其“读、写、带写”的连环、阅读教学的目标、阅读教学基本课型及阅读教学中重点的特征及其把握,教学中“定”与“变”、“放”与“收”等关系的处理等,已经在其他学校的教学中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课题获得了四川省首届教改成果二等奖(一等仅三项)第一名。我们还以积极求实的态度,热情宣传卓有成效的教改典型经验。如对市中区(原乐山小市)初中作文训练、仁寿一中语文组的学法指导、眉山中学谭永超的文章思路训练、峨眉二中彭波的议论文思维展开方式的训练、马边中学王朝跃的课文情节结构线型图示教学、井研卢正体的句子训练十法及课文联类化教学、乐山一中李镇西的口语系统训练、延风中学刘起印的大语文教育、丹棱黄志伟的材料系列作文训练等,利用不同方式在不同场合加以宣传。既肯定了教师长期探索的闪光智慧,增加继续拓展的热情,又为其他教师提供了远比外省外地更为亲近贴切的实例。宣传中既讲长(价值)又道短(局限),不致产生一哄而起的虚假热闹和花在墙内的冷遇与讥讽。为了教学质量的长久提高,我们还抓了基本队伍的建设。抓大纲教材的考试培训,使广大教师掌握好语文教学的尺度与工具;到师专和教育学院办讲座,向很快便进入我市教坛的新兵介绍语文教学发展趋势,三新(大纲、教材、语法)在语文教学中的导向作用,初中语文教师的基本素质等;到区县举办“中学骨干教师讲习班”,讲语文教学中的语言教学问题、语文教学的困境及出路,并组织骨干教师参与初中语文起步教改实验、人教社分科教材实验,组织教改实验课、示范课教学,外出学习参观,推举学校教师到省参加《中学生作文训练》的编写,参加省市或全国性的学术活动。既注意发挥核心骨干的积极性,又不集荣誉于一身以增加新人的出台机率,并始终注意尽量让基层的同志崭露头角。通过多年努力,基本形成了任务有人领受、课题有人承担、信息有人传递、困难有人分忧的有一定教研活力的基本队伍,我大面积提高语文教学质量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植根实际,身体力行,广泛研究,促进提高。教研员面临众多的工作对象和繁多的教研事务,如果长期不身体力行,从实际出发进点研究,业务上必然滑坡,指挥上也必然虚浮。十年来,根据学科性质的混沌、汉语教学的困惑和阅读教学的焦虑等教学实际,自己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在《语文》《语文教学通讯》《语文教学与研究》《上海教育科研》《四川教育》《四川教学研究》等杂志及《中学生学习报》《语文报》等报纸上发表了几十篇研究文章,并在四川教育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四川科技出版社、四川辞书社、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成都科大出版社、教育科学出版社等出版了个人撰写或与人合作的十多本书。如为提高教师学科理论素养而写的论文《语文学科的基础工具性》《学科理论浅谈》。为解决汉语教学中的疑惑困难而写的《汉语双宾语的分割识别法》《用准量词消除歧义》;根据至今还沸沸扬扬的借代与借喻之辨,从历史演变与现实运用的梳理中,提出将取得了换名资格的借喻升格为借代以解决喻代之争的办法写成了《借代界说浅探》;针对语言教学重现象识别轻知识运用,费时多而收效少的实际,写出了《探索训练语言发展思维的有效途径》;组织并参与编写出版了《语言基础训练》上中下三本书;针对淡化语法的讨论后部分教师在名词术语教学上的无所适从,写出了《语言教学中名词术语的教与考》等文。1984年全国高考语文试题开始现代文成篇文章阅读能力的考查后,学生阅读能力的提高成了最感焦虑困惑的热点,根据这一实际,于1986年在报纸上专辟“话读”栏,写出了《抓主干立骨架》《清头绪理脉络》《纵览全篇理出文脉》等文;根据当时阅读训练的试题资料集子多而讲道理说方法的阅读训练书籍少的现状,与另两位同志分工合写,于1987年3月出版7月再版了《阅读与检测》一书;针对一些同志不重视学生阅读中圈点勾画的使用,写出了《阅读辅助符号的种类价值及其教学功能》;根据阅读研究的深入,高中后期教学有无阅读技术可言的询问,写出了《阅读技术中的压码法及串联法》等阅读技术例说的文章。根据文学教育的需要编写了电视卫星教材脚本——《苏轼》,根据文言文教学的重点应当放在实词上的实际,参与编写了《高中文言实词手册》等。以上的部分研究成果,曾先后获得了四川省教委、乐山市政府、市社科联、市教委等机构的奖励。
    地市级的教研员处在很重要的中介位置,要搞好教研工作,提高教学质量,就既需要及时正确领会全国语文教育的发展走势,又需要全面深入地把握住教学现场的实际,即贴近前沿,植根实际。贴近前沿,有助于帮助教师理解语文学科发展的动态轨迹,逐步建立起语文的学科理论,避免和减少对大纲教材更新时的抱怨;掌握国颁的课程标准——语文教学大纲,克服教学的混沌感与随意性,增强教学的目的性和到位感;了解教材的编排思想与展开方式,避免教学中的被动与零散;借鉴教法的革新与探索,不断丰富自己的教法储存,生发出改进自身教学的尝试欲望。植根实际,用实践的观点来审视和检验自己的语文教研工作,才会将玄乎而空洞的“理论”正确而无用的原则、肤浅而僵化的方法予以删除,保证语文教学的健康发展,也才会密切关注教学现场的发展态势与迫切要求,做出正确而有力的导向,提供真诚而有用的帮助,自身的研究能力也才会有长久坚实的生发点,从而使本地语文教学质量的提高在研究的基础上保持着蓬勃的活力。
    历史与现实的重负是沉甸甸的,而语文教育的发展蓝图尚未十分清晰,商海的诱惑、教育的滑坡、师生的流失还在加剧。尽管如此,我还是愿以身相许,将自己的心血一滴一滴地注进这广袤无垠的中语大地。


一九九三年八月二十一日于岷江河畔

关于“带着问题阅读”和“不为什么阅读”

关于“带着问题阅读”和“不为什么阅读”
 
唐建新 


  几天前写的“带着问题阅读”引来了两位老师的讨论,非常高兴!
  在初中的时候学习过鲁迅先生给黎某的一封信,信里就提倡多读杂书,就提出不为什么而阅读。这么几十年来,自己也曾经想不为什么而阅读,但是,似乎的确很难,因为自己给自己买的书,自己确定的一些阅读任务都没有完成,在记忆的库存中好象从来就没有过“不为什么而阅读”。在我的视野中,也好象只有颇具仙风道骨的人在深山古刹,或者在大宅深院,无所事事时,有过大家理想的境界——不为什么而阅读。
  由于现实中不存在真正的或纯正的“不为什么而阅读”,才尤其显得稀有与珍贵,才成为大家梦寐以求的理想境界。
  “带着问题阅读”是与“不为什么而阅读”相对的,“带着问题阅读”是有目的的阅读,有任务的阅读,却不一定是非常功利的阅读,它可以是百无聊赖时打发时间的阅读,可以是与心仪很久的名著相会时的倾情阅读,可以是与自己所遇问题的寻求解决的阅读,可以是想体验某种情感某种生活的过把瘾的贪婪阅读……
  我们在教学上讨论“带着问题阅读”,应该思考的是学生阅读时该不该带着问题阅读,如果应该,这问题应该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应该在阅读前带上,阅读中带上,还是阅读后再思考。读什么样的文本适宜带,读什么样的文本不适宜带。离开了这一点问题的原点,就很容易扯不到一块,说不到一起来。
  还是一句老话:教无定法,适合学生的就是好法。同样的道理,带不带问题,带什么样的问题,在什么时候带问题,用什么方式带问题,都不应该一概而论。一般说来,阅读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最好先不带问题,尤其是前二者,让学生在原汁原味的阅读中自己去进入去把握去品味,这需要我们教师有时间上的耐心,并在学生大多数阅读完成之时及时提出问题要求对自己的阅读的初始印象进行回忆与固化,再依据课文后面的研讨或课文特点提出进行深入思考的问题或任务。而对于一些时间紧内容比较直观的课文,则应该在阅读前提出具体要求,特别是提出关于整体把握方面的问题,要求学生集中精力,迅速阅读,及时解答。课文中的重要句子和关键细节,在再读时才给予提出,分步骤引导,学生的阅读效果可能会理想一些。
  具体到某一节课的讨论,则需要了解很多背景,如教师的教学是不是适合学生实际,教学设计是不是富有价值,该课是不是学生已经学习过,等等,这里暂不讨论。有一点,即《伟大的悲剧》这样的文章,因为难,因为长,就不适宜先提出阅读任务的说法,是值得讨论的,我反而觉得,正因为难,正因为长,反而更需要我们教师化难为易,通过问题帮助学生比较顺畅进入文本。
  以上意见,愿意与有兴趣的同行再事讨论。

新课改之后的语法教学

新课改之后的语法教学
 
唐建新


   一位高中语文教师来信问及新课改之后的语法教学问题,由于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就在这里试做解答。
  高中语文课程改革之后的教学,没有专门的语法教学的要求,但是,由于高中文言文教学中,还保留着过去的一些古汉语教学的一些术语,诸如词类活用、句式等知识,特别是现在的高考语文考试大纲中还非常明确的对上述知识进行时间中的运用考查,高中文言文教学中自然就要涉及到一些语法知识。没有这些术语,大家就很难有共同的符号进行沟通与交流。
  因此,高中必须对语法知识进行补救,给初中忽略了这一部分教学内容进行专门的补课,让高一学生有一些基本的语法概念。让学生建立起基本的词类的概念,句子成分和句子主干的概念,这对学生学习古汉语知识是有帮助的。
  但是,绝对不要在语法知识的教学上花费过多的精力,进行过于烦琐的零碎的讲解,特别是句子成分的各种特殊情况,绝对不应该全盘抛给学生,因为这些知识是脱离汉语文化实际的生硬照搬西方语言的结果,是已经被反复批评的内容。
  现在初中语文教学不教语法,是错误的。实践证明,高中古汉语教学就需要一定的语法知识,高考的病句修改也需要一定的语法知识。虽然语文课程标准提出只学不考,怕一些地方用一些生硬的语法知识来为难学生,但是,不进行语法知识的教学是不正确的。我们应该在初中就结合学生的语言实践进行一定的语法知识教学,只是应该将我们立足点由过去的对语言现象的识别转移到对语言知识的运用上来。要深入浅出,要结合学生语言实际,要讲求语言运用水平的提高,初中特别应该在乎学生对句子主干概念的掌握与运用,要能够对长句子对翻译的欧化句子进行主干提取,以增强对书面语言的阅读理解能力。
  初中的考试也应该加进语法知识的运用考查的内容,不然,长此以往,我们语文教学的科学性,语文教学中的语言教学问题,又将出现新的危机。虽然我们害怕走过去的语法知识考试的老路,但是,不应该因噎废食,不去探讨语法知识的实践中在运用的过程中的考查。
  过去的语法教学有问题,但是,绝对不要全盘否定,自然也不要全盘照搬!这其中的度,就是学生语文运用中的需要,就是高中语文学习中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