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四节新学年第一课

说四节新学年第一课


唐建新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我在昨天的博客浏览中看到了四个第一课,觉得这几位老师都怀着憧憬在燃烧自己的语文职业激情,在浓墨重彩或轻描淡写的新学年的第一课中,倾注了自己的生命感悟和职业理想。
    四个第一课是不同类型不同内容不同年级的第一课,但是,对学生的期待,对学科的热爱,对发展的理性要求,对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自觉意识,对自身价值的认同,是共同的一致的。
    四个第一课,从不同角度展开了课堂教学的画卷,既有汪洋恣肆纵横捭阖的大气,又有娓娓道来如叙家常的平易;既有内心深处痛心疾首的抗争遗憾,又有环环相扣登堂入室的引领;既有精心准备蓄势爆发的冲击,又有信手拈来随意点染的潇洒;既有高瞻远瞩的领航,又有细致入微具体行动的规范……
    在这里,教师的形象在学生心目中逐渐清晰起来:亦师亦长亦友。
    感触良多,怕一篇之内难以容纳下去,故分为两篇贴出,愿更多热爱语文热爱教育的朋友同行能够一起分享。

小伙子的绿色体恤衫

小伙子的绿色体恤衫


唐建新


  前天上午去医院,在十字路口遇到一位小伙子拉着大的蛇皮行李包向我问路。
  “请问,到罗湖怎么走?”
     我用手指了指方向。
     他马上毫不迟疑地迈开双腿拉着行李就走。
     我走了一步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喂,小伙子,小伙子!”
     终于,他明白了我在叫他。
     “你回来!”
     他不明白什么事情发生了,但还是回来了。
     “你靠走走到罗湖吗,十多二十公里啊?”
     “朋友在东门等我,钱包在西站不小心被人偷了,我能够走去。”
      说完,又转身大步往前走。
     我再次叫他回来。
     顺手掏出了一张五元零钞,“你往左,有车站,开罗湖的车很多,花两快钱坐大巴去。”
     “不用。”
     “不行,天太热,路太远。”
     “好,谢谢。”
     没有多余的话,健壮的精神的身着退伍军人般戎装的小伙子转瞬之间消失在人群中。
     那一身短袖体恤绿军装两天来却时时扣击我的心扉:为什么只给了一张小零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