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杜郎口等农村教育典型的两种判断

关于杜郎口等农村教育典型的两种判断


 


唐建新


 


 


    关于杜郎口等农村教育典型,为什么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两种判断呢?


    一般情况下,凡是有教育职业良知和一定教育职业精神的人,都会对洋思杜郎口兖州一种太谷二中等农村教育典型持一种批判的态度。因为常识告诉我们,教育不可能出现神话,教育是一个慢事业,犹如一个人的成长,是需要一日一日、一月一月、一年一年滴水穿石逐步成长的。任何人都不相信某一个普通的孩子因为某一种管理方法就一下子成长为了全国的天才。关于人的发展理论以及关于课程改革的理念以及教育方针也告诉我们,要让学生的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都得到良好的发展,德育智育体育美育各个方面都得到生动活泼主动的发展,不要让一个孩子掉队。


    然而。这些农村教育典型却是以扼杀儿童天性的军事化管理为主要手段,以中考高考试题为唯一训练内容,以最大限度榨取孩子的住校学习时间为主要特征,以简单多次的机械重复为主要学习方式,以应试为唯一的根本目的,连学生吃饭睡觉都得要排队高喊考试默写内容的强制管理为主要方式,学生的课前预习课堂展示都是在教师框定的范围方式内来进行的。这样的军营式的地方已经远离了学校的本质,何况学校还极端排斥经过高等教育专门的职业教育的教师的教,让学生之间相互引领,长时间处在同龄人的低水平上徘徊滑行,更加可悲的是孩子们还浑然不知自己的天性被扼杀,创造力想象力被泯灭,知识得不到提升点化,到头来只能够应对一下眼前不断扩大高中办学规模之后的中考和高等教育大众化了之后的高考。


    一些教育行政领导为什么又对这些农村教育典型满口称赞呢?他们看到的教师水平越来越低,教师的敬业态度越来越不理想,而我们国家的干部任期制度又要求多出政绩快出政绩。于是,不顾自己多年来形成的教育职业良知和教育常识的基本判断,相信凭借自己的权力,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要大展宏图大干一番事业。在喧嚣的当下,媒体成为了舆论的主导,上报率成为了追求的最主要的目标。在一些媒体的狂热吹捧下,农村教育典型似乎像我国闹革命时代一样,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合围之势,中国教育的改天换地的春天似乎就要来到了,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发达地区的教育似乎在远离国际先进的教育,要回头走向农村教育典型学习的路子,要尽快拿出漂亮的升学率来了。


    他们看到的是这些农村教育典型的展示课上体现的小组合作学习的课改氛围,看到的是漂亮的升学率,看到的是对教师和学生的军事化管理,也就是看到的是课改的符号、短期的分数以及管理的严厉;看不到的是旧教学楼里的应试教育,看不到的是每一小组展示的是八分之一而另外的八分之七用什么时间来弥补,看不到的是学生不只是读初中或高中其发展潜力被淹没被扼杀的危害。


    教师的职业是终身的,教育也是良心活,容易从孩子一生来思考问题。领导是四五年的任期制,考虑问题是容易追求吹糠见米的效果要求立马出政绩的。角度不同立场不一样,对同一个事物自然就容易得出不同的结论。

《关于杜郎口等农村教育典型的两种判断》有9个想法

  1. 今天急功近利的 功利主义盛行,就导致这种 反常的东西成为时髦!——因为他们认为学校教育就是为了考试!连以前还说教育要培养人才,什么德、智、体、美等,今天就全演变分数!
    连被称为教育家的李镇西都为这种教育鼓掌,可见真正眼明的很少了!
    这种管理就是最大限度地限制学生自由,把学生死死关在教室里,死死死扣在书本里……

  2. 不必把杜郎口神化,也不必妖化。任何模式的根本目的都不是模式本身,只是一种平台和载体。农村教育问题多多,模式也只是暂时性问题。站在基层的角度思考草根教研的出路,或许我们就能理解李镇西的立场啦。

  3. 杜郎口中学的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是对他们的教学理念还是略知皮毛。我们这里学得就是杜郎口。貌似没有那么糟糕吧!

  4. 真正回归教育本身,尊重教育客观规律的越来越少了,数十年的教育之功在现实行政干预的面前是多么苍白无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