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勿言八千寿,“坐忘”不计年——庄子《逍遥游》解读、拓展、赏析

勿言八千寿,“坐忘”不计年
——庄子《逍遥游》解读、拓展、赏析
 
注:本文选自作者的专著《超级语文课堂:新课标高中语文教材经典文本解读与拓展》一书


(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9年11月版)
 
                                深圳第二外国语学校   龚志民
 
   《庄子》一书世称《南华经》,虽然世人把庄子与老子并称老庄,但两人是不同的。《道德经》是朴实玄奥的哲学,《庄子》是汪洋恣肆的散文绝唱;老人处世是骑青牛过函谷关、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隐逸,庄子立身是辩才滔滔、出入朝野而不染的潇洒。中国浪漫主义的源头或许在更早的时候,但庄子是先秦浪漫主义的集大成者,后世百家奇特瑰丽的想象、浪漫恣肆的文风、齐生死等贵贱放浪形骸的生活方式,哪一个不是言必称《庄子》、行必奉《南华》?而本文《逍遥游》,则是《庄子》皇冠上的明珠。
    后世惊诧于李白“白发三千丈”的大胆,“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的飘逸,“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的狂放,应知道——庄子才是浪漫的祖宗。《庄子》与老子《道德经》相比,离我们更近一些、更可爱一些,根本原因就是庄子的文章极具形象性。《庄子》行文境界宏大,漫无边际;想象绝美,不可方物;立论高峻,令人难窥全貌。身无半文、固守穷庐的庄子,在历史上的追随者却代不乏人,不绝如缕。治国者欲知无为而治之理、养生者欲窥身心调养之密、工匠们欲登运斤成风之极、文学艺术家欲得恣肆变化之妙,都能从中各取所需,只要深入宝山就不会空手而归。由此可见《庄子》巨大的包容性,真的能超然于万物而遗世独立。
    让我们也到《庄子》中作一次逍遥游。
    教材节选的文本,以遮天蔽日、展翅九万里的鲲鹏闪亮登场,设作逍遥游的参照物,宏大壮观,如虹贯天地间。乍读本文,性格拘束、境界狭小之人,定会目瞪口呆,疑本文非人间文字。接下来以不知晦朔的短命朝菌、八千岁为一季的上古大椿来构成文章和思维的奇正之变,庄子的想象层出不穷、纵横驰骋、跳跃自如,让人目不暇接,在思维上极尽曲折起伏,让人有翻山越岭之感。
    从水里“不知其几千里”的鲲到天上“背负青天”的鹏,你觉得逍遥、壮丽到极点了吗?
    从蟪蛄命之短到彭祖寿之长,你觉得有变化无穷的惊奇吗?
    从蜩与学鸠的渺小自足到杯水的浅薄无力,你觉得世界浅薄可笑的另一面吗?
    有我们审美、惊叹、嘲笑之后,庄子不动声色地说:那些都不算啥。庄子敦促我们反省自己——作为人的我们呢?我们的精神自由吗?思想能够做到“定内外之分、辩荣辱之境”吗?身体肌肤渴望“若冰雪”“若处子”吗?精神能做到宠辱谐忘、物我同一吗?
    惊诧而迷惘的人肯定会勃然大怒,庄周——你以为你是谁?口气这般大!
    庄子平心静气地说:我是山野一匹夫。只不过我无己、无名、无功,心如虚空,独立守神,所以运天下于手掌,观日月于灵台。
    你不信?好,庄子最后才告诉你:看似辉煌、为世俗之人津津乐道、无限仰慕的鲲鹏、大椿、彭祖、宋荣子这些,固然在世上堪称雄、寿、智,但都还未臻绝顶,纵然如列子那样能“御风而行”,仍然尚未达至人真人那种最高境界,都只能算是不同程度上的解脱,算不上绝对的自由,因为“御风”最终还是依赖于风。这些长与短、大与小、自由与超脱,都是有限的,真的不算什么。至于那些碌碌于功名之中的势利之徒,就更不用说了,简直如粪坑中的蛆虫,有什么自由可言!
    既然追求自由,为什么不舍弃有限的小自由,去追求最大的、绝对的自由呢?
    最大的、最绝对的、最无限自由的,是你自己——这就是《逍遥游》的主题。只要你做到无己、无名、无功,你就是至人、神人、圣人,你就能身同日月、心如木石、道法自然、无为而为,你就能不需借助于身外任何事物而“游无穷”。
    这样的绝胜、绝美、绝大、且绝对独立的真我之境,你仰慕不仰慕、渴望不渴望?如果你肯定地回答,那就说明你是一位好道者、慕道者,那你愿意进一步去参悟生命自由之道吗?只要心斋、坐忘、绝圣弃智,你也能作真正的、绝对的逍遥游,你也能成就至人、神人、圣人之境。
    庄子真是一位杰出的布道者,他深知情感和形象的熏陶,对于一个人思想的巨大影响力,他用自己的文字成功地进行了这种深刻的实践,并使这种方式流布后世、泽被万代。一幕赵本山的《卖拐》小品,对世人的警示力量远超十部教人防骗的教科书。
    且不说思维想象、精神意境,单就写作的谋篇布局技巧而言,《逍遥游》这篇文本也是绝顶的榜样。
    叹赏之余,作诗总括:
    诗曰:不闻纷纷世上潮,守真抱朴自逍遥。彭祖八百椿八千,不如心斋梦蝶笑。
    又曰:世界婆娑物欲流,奋起精神竞自由。鲲鹏扶摇万里程,无己方是最上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