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死守传统纸质书的九大罪恶

死守传统纸质书的九大罪恶


 


陈少东


 


 


    今天看了蔡澜先生的一篇博文,他算是电子书“业外人士”,但却对传统纸质书将被电子书取代做了一定思考,这对于我这个对电子书也算投入关注的人而言,倒有了不少启发,因而形成本文:《死守传统纸质书的九大罪恶》,供那些排斥电子书的人探讨或批驳、拍砖。


  一、破坏了森林:简单想想便知,每年由于要印刷那么多的纸质的书籍、报纸、杂志甚至文件,我们需要多少纸张?这些纸张需要砍伐多少森林?这对于资源越来越贫乏的地球及对它们依赖程度越来越高的人类而言,就是一种犯罪。而且森林的减少,意味着我们呼吸的空气、我们各地的气候都受到影响。


  二、污染了环境:虽然说活字印刷及现代数字照排印刷数对全人类的文明进步赶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时至今日,那么多纸质东西的出版、印刷及打印,需要多少油墨(或者硒鼓等),这些印刷用东西的生产过程及使用过程中会有多少污染?还有用完后的废料及抛弃物呢?


  三、压弯了学生的腰:这是纸质书最大的罪恶,看看有多少学生(特别是国内的中小学生)整天背着沉重的书包(有时还不得以“拖”着行李般的书包),就觉得是“造孽”啊。虽然这不完全是纸质书本身的罪,但在同样的教育体制及学校老师的要求下,纸质书显然比电子书重得多的多的多。


  四、肥了贪官的腰包:都知道学生的钱好赚,可任何国家的人都想不到我国在教材及教辅读物方面赚了多少钱,也许它们就是电子书推广的最大敌人,而它们也是迎合国内教育体制而出现的妖魔鬼怪,最主要是它们让相关部门的许多贪官肥了腰包,并成为最暴利的领域之一。


  五、传播了细菌:不知道许多喜欢传统纸质书的人有没有想过,这些纸质书放在家里时,有多少灰尘及细菌在孳生,而且许多书在不同的人之间传递,那么这些细菌是不是就在交叉传播?如果你没有感觉,就看看你家一二十年前的书上有多“脏”,或想想“非典”时大家为什么那么怕传染?


  六、挤占了空间:纸质书体积大是显然,也许一两本书看不出,但几百上千本立即就比出来了,为了保存成百上千的纸质书,你需要多少书架?你需要多少房间的空间?虽然有许多人家里很宽敞,但仍然有许多人房子不大,或者根本就买不起房,空间在今天拥护的世界已经显得越来越宝贵。


  七、加剧了拥堵:纸质书印量相当大,消耗量自己很大,则为了运输这些纸质书籍、报纸、杂志甚至文件,我们要花多少人力与物力,而这些人力物力投入时,对应的就是有多少司机、车辆在运这此纸质的东西,结果至少道路上的拥堵加剧了。据说,首都都被形容成“首堵”了,其他城市类似问题也不少。


  八、限制了阅读:不是说读书的人主观不愿意读更多的书,而是由于纸质书的定价及可传播范围有限,导致有许多纸质书我们买不起或者根本接触不到,那么至少世界上有不少优秀的适合你看的书你没机会看到,这是相当可惜的事,这在某种意义上也算一种小小的“罪恶”。


  九、浪费了国家经费:且不说教材及读物浪费了教育局及家长多少钱,就全国数以千计的图书馆而言,每年要花多少钱购买纸质书?需要每个图书馆都买相同的书吗—-如果有电子书可以无成本复制?为了存放这些书要造多少房子?这些钱不都是纳税人的钱吗?可以想像这种浪费是多么的巨大!而浪费,就是一种犯罪!


  总之,如果还有人说,随便你怎么说我都不喜欢电子书,而更喜欢有着“墨香”的传统纸质的东西,那只能说是一种“矫情”。我还喜欢看手写的书信呢,可现在几乎所有的日常信件都是电子邮件了。因此结论是:不论你怎么想,电子书取代纸质书只是时间问题,纸质书你仍可以看,但它终将变成非主流,原因就是因为上述的种种罪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