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汉字的繁简问题(两篇)


关于汉字繁简问题(两篇)

唐建新



关于汉字的繁简问题

       上周末在硕士论文答辩会上古典文学教授提出教点繁体字,我当即反驳,仅举了世界汉字标准的谈判投票结果,一时忘了大陆规范汉字即俗称的简化字的一段有力反驳。今转一微信反简化字的段话,就想有人提供曾有的印象。韩尹两校友提供的段子及理由,让更多人重温和分享了文字的发展,深为感谢。
      附 韩师弟提供的资料
      一家之言,提醒台湾同胞,別因繁体字而自视优越,并将这种感觉辐射到文化、道德层面了。
        君不见:漢字簡化後,護用手,愛有友,竈生火,顯明明,龜有甲,筆有毛,寶有玉,衆有人,網像形,滅無需水,呼籲有口,號非虎嘯,體制爲人也是爲本,戰爲占有不宜單人,晝乃日出壹尺高,蟲不是越來越多是越少越好,而佛仍爲佛,神還爲神,信還爲信,仁還爲仁,善還爲善,美還爲美,福還爲福,喜還爲喜。
(护用手,爱有友,灶生火,显明明,龟有甲,笔有毛,宝有玉,众有人,网像形,灭无需水,呼吁有口,号非虎啸,体制为人也是为本,战为占有不宜单人,昼乃日出一尺高,虫不是越来越多是越少越好。
  而佛仍为佛,神还为神,信还为信,仁还为仁,善还为善,美还为美,福还为福,喜还为。)

       附尹师兄的评论
       其实,汉字从创造阶段起,就伴随着简化,甲骨文中例子甚多,如衆也写作众。由于当初字数较少,古人又将字体繁化来创造新字,这在甲骨文后期和金文、大篆中趋势明显。小篆统一六国文字,是汉字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简化,例子举不胜举。从隶书起,文字从殿堂走下民间,文字便捷化趋势更为明显,简化字开始大量出现,如來写作来。宋元时期,民间文艺大蓬勃,无羁的普通文化人更为书写方便,创造了大量的俗字,并被社会所接受,这是汉字史上的第二大简化潮。叧,草书的出现,也将很多笔划繁复的汉字删繁就简。汉字的发展史,就是一部简化史。对汉字简化说三道四,大多是不了解汉字史的原因。
      親字是形声字,简化后仅取其声部。厰字甲骨文就只写作厂,后繁化加敞这个声符。兒字是个整体的人的象形,象囟未封的幼儿,儿字就是人字的另一种写法。雲字,金甲皆写作云,再加雨这个意符是叠床架屋,简化是返其本。鄉字甲骨文象两人对食,两边是人,中间是攴具豆中盛有食物,与郎字风马牛了不相干。
       应该注意的是,港台一些人将汉字简化与意识形态挂钩,认为大陆搞简化字是政治问题。这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其实,现代汉字简化工作早在民国时期就已开始,四九年后又接着搞,否则也不可能几年功夫就出简化方案。
       所谓台湾人的这段攻击简化字的话,真实地反映了他一是根本不懂汉字,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再说汉字的繁简问题
       昨天发出一短文《汉字的繁简问题》,英贵师兄发来异议,心里很高兴,对文字的认识又加深了不少,尤其是文字学方面的常识。英贵师兄几十年如一日研究现代汉语,执教现代汉语古代汉语,并出版有专门的汉语语言学理论专著,其文字学方面的异议值得重视。
       但是,凭借自己的可怜的汉字学常识,再加上自己对汉字的感性认识(其中参与并指导汉子识字教学的区域性课题实践),就从现代汉语的发展,如声调的逐步减少,吞音情况的不断出现,标点符号在客观上的不断要求简化(减少视觉负担),汉字的使用发展,要再回复繁体字是不太可能,即使政治上强力推行,页在中国大陆难以普及,最多称为少数甚至极少数文人的把玩的工具,就像规定必须使用毛笔字写报告一样,不会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可。
       曾经接待过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副主任傅永和,傅是我国汉字字型学专家,字型学会会长,我国参与国际汉字标准谈判的代表团团长。每年凡是使用汉字的国家和地区,均可派出代表参加谈判,每年大约有二十多个参会代表,各自述说某一汉字的字型的优劣,最后一国一地区一票,实行无记名投票,已经谈判通过的汉字,绝大多数都是我国现行的规范汉字。如“文化”的“文”字,全世界一共有四种写法,即起笔是点的、起笔是一短竖,收笔是一捺,收笔是一提一捺的,最后投票的结果,还是我国现行的起笔是点的“文”获得通过。
       英贵师兄指出的一些字的确有不符合六书的造字规律,但是,被数量众多的广大老百姓使用习惯了,且又有60年几代人的使用历史了,在此情况下,要回到繁体字时代,是不现实的要求,该不符合现代信息时代的使用要求了。
       何况,字,就是记录语言的符号,再怎么有意义,再怎么完美,也是可以改换的,很快减少一点书写的负担呢。原来的大汉字文化圈的日本韩国越南,不再使用汉字后,也不是没有影响其国家的发展与建设吗。
       愿意再听英贵师兄的高见。

附 英贵师兄在微信上的意见
       唐兄:对你的《关于汉字的繁简问题》一文我有些异议,现简单表述如下,学术争论而已,仅供参考:
        简化字也有符合造字原理的,但相当多的字无视造字理据,破坏了汉字的六书体系,例如:办、过、国、发(出發/頭髮)、头、对、风、邓、刘、赵、爷、旧、后(前後)、面(挂麵)……等等,不可胜数。
        更重要的是:汉字在历史上并没有一直在简化的规律,从甲骨文到楷书,只是书写风格的变化,从来没有破坏六书体系的简化,反而是在不断添加偏旁的繁化。个别简省的写法多为民间的俗字。

君不见:漢字簡化後:
        護用手(辩护也用手吗?)
        愛有友(爱的本义是舍不得,用心来呵护,跟朋友何干?)
        竈生火(“灶”还讲得通,符合造字理据)
        顯明明(“显”下边的“业”太荒唐)
        龜有甲(龟的四肢砍掉了,“黾”字的下边是甲吗?)
        筆有毛(“聿”字原本就是以手持笔的造型,下边两横就是毛笔头,谁说无毛?)
        寶有玉(仔细看,“寳”中无玉吗?造字本义;不光玉是寳,“缶”、“貝”都是寳,而且藏在屋子里才是寳)
        衆有人(“衆”字下边原本就是三个人)
        網像形(“网”不是简化,是用古字,甲骨文就是这么写的,符合造字理据)
        滅無需水(“灭”虽然也讲得通,但灭的本义有“没”的意思,并非是指灭火)
        呼籲有口(?)
        號非虎嘯(“號叫”不是虎啸吗?“虎啸”的“啸”现写作“哮”作何解释?)
        體制爲人也是爲本(“體”是为身体造的字,跟“体制”何干?)
        戰爲占有不宜單人(“單”是声旁,不表意。“占”的意思是“占卜”(用口说话,把“卜”的内容说出来,并非占有)
        晝乃日出壹尺高(这个解释最荒唐,日出几尺高都是昼,阴天雨天也是昼,从卯时到酉时都是昼)
        蟲不是越來越多是越少越好(“虫”不是简化,是用古字,甲骨文就是这么写的,符合造字理据)

《关于汉字的繁简问题(两篇)》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