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不忠实于本土教育的人来办教育有希望吗

由不忠实于本土教育的人来办教育有希望吗


唐建新



    前天晚上一位教育口的朋友谈到新来的领导夸夸其谈自己的文章发表以贬低单位从事教育的全体。
    网上一查,原来此人经历非同一般。改名换姓地当过地方党委副书记、某某局副局长、宣传部副部长,对衙门事项了如指掌,对官场规则运用娴熟,对媒体暴力运作自如,尽管从来没有教出几个得意的学生,也没有熟悉的从教学科(听课就只喜欢听大家听不懂的外语课),也没有时间呆在作为法人代表的单位,每天急于到校外去鼓吹教育的出路在于全盘西化,被学校老师讥讽为“三无校长”,即无得意学生,又无熟悉学科,更无落地的工作时间,与客里空及华威先生毫无二致。
    这样的人,除了能够大事吹嘘远在天边的西方教育,还有能力够攻关解决单位的学校的难题一个?谈虚论玄,开出若干年以后的美丽愿景,避而不谈应该且能够解决眼皮底下自己应该解决的具体问题。对教育的危害,以国际化遮羞自己的不均衡化,以浪漫情怀掩盖自己化解现实困境的捉襟见肘,无异于鼓吹三面红旗遮挡三年的遍地饿殍,这些人办教育,希望何在?
    特区教育之特,就在于越来越不给人以希望,总是以跨界人士而非一贯忠实于本土教育的人士来办教育,不考虑惠及纳税人普通人的体现社会公平正义的教育,而是权钱交易金钱铺路高唱凯歌模仿欧美,用梦想中的金发碧眼的洋人来办深圳的学校,就以为是最成功的教育最理想的教育,最心仪的能够培养出美国公民的教育。至于中国的国学教育,自然就是应该进博物馆的教育了。
    北京十一学校的肥皂泡在逐渐被刺破,深圳的洋盘教育会不会也难以持久呢?难说,作为市场化已经很充分的经济特区,其背后有巨大的经济利益的驱动啊!

《由不忠实于本土教育的人来办教育有希望吗》有1个想法

  1. 不懂教育的人来办教育,管理教育,这些事情何其普遍啊。
    那里仅仅是特区仅有的现象。
    悲哀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