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在贴近生活,观念待不断更新 ——2014全国高考作文试题评说

材料在贴近生活,观念待不断更新


——2014全国高考作文试题一览


唐建新



       今年的高考作文试题,与前些年相比,已经告别了童话寓言漫画时代,继续着去年的轨迹,继续开始着不断尝试贴近生活,尤其是材料使用上,几乎都来自校园生活、家庭生活、社会生活了,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去年本人曾经撰文《高考写作到底在考什么样的能力》,将2013年的18道作文试题进行归类后,不难发现,我国2013年的高考写作,说到底,主要在考三大能力,即“代圣人立言的演绎名句的能力”,“正反思辨自圆其说的能力”以及“感悟生活洞悉事理的能力”。文章最后期待我们的高考写作试题能够逐渐压缩第一类的试题,减少第二类的试题,增加第三类的试题,以真正考查出社会需要的比较实用的写作能力。
       2014年高考写作试题与大家见面已经有些时间了,仔细阅读后发现,今年的18道写作试题与去年相比,其材料使用更加贴近生活贴近学生,但是,考查的写作能力依然没有超出我去年归纳的三大能力。
       一 代圣人立言演绎名句的写作能力
       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和上千年的科举制度,造成了我国教育以及教育考试多年以来的思想禁锢,使得莘莘学子只能够学习吸纳体验使用古代圣贤的闪光智慧理性光芒,不提倡逐渐产生出自己的思想,更不能够有半点怀疑去质疑问难前贤圣哲的亘古不变的哲理。延续下来的结果,直至今天的课堂教育以及高考写作,在试题命制上仍然是主题先行主题预设,不容许有半点质疑。如果胆敢高唱反调,其结果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如今年四川的高考写作试题,“只有自己站立起来,才能够拥有世界”,湖南的“心在,乡村就美”,上海的“穿越沙漠选择的自由与行动的无自由”即“论自由”。这些都是一些公理性质的名言,是不容置疑不能够批判的,考生只能够顺着一根筋走到底,看你能不能演绎的生动与丰满,至于核心的思考,则是不需要也犯不着去思想的。
       二 正反思辨自圆其说的写作能力
       我们经历过全国人民学哲学用哲学的时代,实践论认识论曾经妇孺皆知,一分为二是谈论任何事物的口头禅,只要坚持两点论,就能够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无论什么问题,只要使用上“既看到……又看到……”,“既要……又要……”不持立场,没有见解,更不用说建树,就完全符合了辩证思维,即唯物辩证主义。这样的思考能力,实质上是一种代智力游戏的东西,很难培养起一种科学的态度和负责人的精神。然而,在教学以及考试中却被庸俗化为辩证思考,可以不负责任地圆润,只要自圆其说言之有理即被认可。如江苏今年的关于“不朽”的讨论,无论是青春还是信念,浙江的“门与路”的关系的讨论。辽宁的现在与过去的城市夜空景色的讨论。
       三 感悟生活洞悉事理的写作能力
       这一类试题是今年所占比例最大的一类试题,基本上贴近了时代发展与社会生活,贴近了考生所熟悉的一些诸如校园生活、学习生活、阅读生活、社会生活、人际生活等等。让学生关注生活,感悟生活,透过生活现象认识生活认识社会,并能够从中分享生活分享对社会对生活的认识,这是非常符合课程改革的发展要求的试题,也是最受广大师生欢迎的试题。这一类试题,能够见微知著,从很多细节很多变化中感受体验到更为丰富更为深刻的道理。在这一类的试题中,命题者的观点可以隐蔽起来,事物中蕴含的道理也会因为不同的观察思考角度而发生差异,这就需要考生自己的广博的文化积淀与深邃的思考深究,自然这一类的试题不必去演绎亘古不变的圣人名言,不需要一定要去做类似于智力体操之类的所谓的自圆其说,就是要求考生说真话实话心里话,以此来检测出考生的思考能力与表达能力的高下优劣。这一类的试题有国家考试中心的三道作文试题,如课标卷1课标卷2以及大纲卷,即学校传统运动会上的“山羊过独木桥”自然保护区”喜欢喂食野生动物导致觅食退化“农民工老王的“打工抵债”,北京的“老规矩重提”,广东的“黑白胶片与数码技术”不同时代的感受,江西反应学习生活中的“探讨”的感受与认识,等等,这些试题相对而言都比较贴近学生,切入时代,很生活化,也有很大的思考挖掘空间。
       四  联想与想象思考的写作能力
       这一类距离学生的实际生活有一定的距离,在时间空间上具有跳跃性,或者说具有跨界性。这一类的试题对高中毕业生来说,应该不是考查的主流,但是,站在18套试题的基础上来看待,的确也丰富了高考写作考试的试题类型。自然的,这一类的表面的联想与想象作文,其实质仍然比较偏重在一些文化乃至认识的积累上,需要考生调动起平日里的很多阅历与经历的积淀与发酵。如果单独就试题而论,这些联想与想象的能力也是高中学生非常需要的一种写作能力。典型的试题,如天津的“芯片植入菜场大妈”的后果,福建面对一座空谷所产生的或悬崖或桥梁的联想的探讨,安徽的很陌生化的演艺界的剧本修改权限的讨论,这些在一定程度上离开了学生的实际生活,需要一定的想象与联想,更需要一定的理性思考判断。
      通过以上的简要归类与评点,不难看出我们在高考这样严肃的人生博弈的考场上,在考查着考生什么样的写作能力,我们上千年来难以舍弃的还是带圣人立言的演绎式写作,或者是革命时代以来的两分法的所谓哲学思考,而语文学科所真正追求,社会发展所真正需要的写作能力,还远没有进入高考写作试题命制者的法眼,还没有形成写作训练与写作考查的主流认识。尽管与几年甚至十年前相比,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比较彻底告别了与考生猜哑谜破机关的时代,相对的确也在贴近学生,然而,贴近社会发展时代需求,还有相当一段距离,还需要各位写作命制者不断更新观念,逐渐彻底摒弃带圣人立言的试题命制陋习,放弃两分法的简单智力体操累的试题模式,真正贴近学生的校园生活学习生活精神生活以及社会生活,让我们的学生不再扮苦相装崇高说大话,在考场上也真正能够说真话实话心里,说出有实际感悟有独立思考的话来。
       透过2014年高考写作试题的观察,我们看到的不仅是直白的陈述、诗意的表达,不仅是理性的回归、思辨的加强,还应该看到试题的骨子里期盼着的写作试题命制观念的不断更新的呼唤。经过这三五年的努力,高考写作试题的命题已经在朝着语文学科应该有的方向蹒跚前行了,我们相信,在再有几年的时间,高考写作试题的分类进行,尤其是配合全国高考改革方案在2017年的试点2020年的全面展开,写作试题也一定会以社会化协作个性化写作,或者信息素养、逻辑思辨、形象感悟等方面的写作能力的新形式考查,而给我国的语文教育以及语文考试带来新的导航。

《材料在贴近生活,观念待不断更新 ——2014全国高考作文试题评说》有1个想法

  1. 学习了唐老师的文章,受益匪浅,开阔视野,提升品位。作文命题者要有唐老师所说命制“感悟生活洞悉事理”作文题目的能力,不要出怪题,难为学生,失去语文教育者和语文学科的尊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