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后话职业教师

教师节后话职业教师


唐建新



       每年的教师节,总有很多的文章和消息,让人目不暇接。
       今年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第30个教师节,其重视和热闹的程度,自然不亚于往年。一是表彰和奖励的规格规模以及方式渠道的提升,二是对教师职业的赞美歌颂以及吐槽的网上作品,也增多了不少,整个社会的正能量还是在慢慢聚集,相对于过去在向好的方向转化。
       但是,我以为,如果仅仅停留于此,继续沿用现有的思路,仍然难于破解教师的职业难题。
       要知道,我国的香港台湾澳门,是不评定教师职称的,而我国无论是民国还是改革开放之前,中小学也是不评定教师职称的,因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一旦评定则市场经济的很多规则,明的暗的都会一起发作,对教育产生很多负面影响。尤其是本世纪以来,不少的市场规则被一些人运用得很充分。好在一些地方,如深圳等,已经暂停职称评定两年了。
       二是对全体职业教师的具体要求,应该积极使用职业规范标准,而不是虚幻地采用精神哄抬,犹如农耕时代那样封号在神龛,接受香火缭绕的供奉。就像我们的领导干部,只是一味继续采用崇高的荣誉、称呼,在信仰上推向极致,仍然难于阻止其贪腐的惊人的巨大潜流。在过去的精英教育时代,因为学生人数极少,所需要的教师数量自然就更加稀缺,靠全社会的精神鼓励和道德约束,基本上就能够解决教师的师德问题,而今天,我们的教育早已经进入了普及义务教育时代,扩大高中办学规模时代,高等教育也早在10年前已经进入大众化阶段,现在可以说几乎达到了人人都要读书且都要也都可以读大学的时代,所需要的教师人数与农业文明时代相比,不知道增加了几百几千倍,在面对如此惊人的庞大教师队伍数量时,我们还是一位强调这个职业的管理特点,依然可以简单移植农耕文明时代的方式,继续使用精神鼓励,这就完全大错特错了。
       受市场经济的影响,也受社会风气的左右,包括受管理制度的熏陶,相当一部分教师靠自己的道德良心在工作,在继续沿用崇高的师德来规范和要求自己,净化自己和提升自己。然而,与周围的同事一比较,则气不打一处来,非常典型的已经开始固化了的一种现象是:“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好干差一个样”,人还有什么积极工作的劲头呢。于是,大家都为了适应环境,就在差不多混得过去上消磨时光。于是,教育行政部门就采用加强管理来解决“出工不出力出工不动脑”的严重问题,于是就采用对兢兢业业工作的人采用奖励和激励的方式进行表彰,不断扩展和提升激励的层次,中小学的职称已经提到了学术界的最高级别——正高级别研究员正教授的档次,估计明后年就会有院士级别的中小学幼儿园教师了。
       就前者而言,任何一个区县,在教育口领工资的人数与在第一线上课的人数,都已经形成了巨大的惊人反差,无论是学校的衙门化片区的准教育局还是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其管理人员管理队伍越来越膨胀越来越庞大,就像过去的煤窑,挖煤的人数远远不及监督挖煤的和管理那些监督挖煤的人的人数多,其效果仍然微乎其微。后者则显然是在嘲讽学术贬值的快捷,致使一些人以此为耻坚决拒绝衙门封号比较看重的是江湖排名,一些个别的学校,五年多竟然没有一个人申报职称竟被局长痛骂。
       国家应该转换管理思路,学习周围以及发达国家的管理办法,将教师从神坛上请下来,不要再以什么最光辉的职业来指称,把教师职业看作普通职业,按照职业规范来作出具体要求。譬如,美国要求教师第一周内就得记住每一位学生的名字,香港要求每一节课教师必须给每一位学生至少一次回答问题的机会,台湾要求教师每天对所教的学生至少表扬一次……
       我国的吏治,现今进入了防止贪腐的深水区,正在想办法制定很多规定,其实也就是职业规范,使得领导干部“不能”逐渐达到“不敢”最后达到“不想”贪腐的地步。
教师这一涉及上千万人的庞大队伍,也应该下决心进行研究,拿出不同学段不同学科教师的职业标准职业规范,而不要再使用“热爱”“忠诚”“奉献”之类的华丽口号艳丽辞藻来掩饰对职业研究管理的粗疏与肤浅,继续使用原来的老一套来糊弄人,使得凭良心做事的优秀老师继续吃亏,使得有教育梦想教育理想的人不敢有所作为,在市场经济的大潮的淹没下,在同事们的挤兑下在现实的大环境下快速沉沦。

《教师节后话职业教师》有1个想法

  1. 国强必先重教,重教必先尊师,切实改善教师待遇,才能提高教师地位,让全社会都来关心支持我国教育事业,让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再囊中羞涩,挺直腰杆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