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识字教学改革的再次通信

关于识字教学改革的再次通信


唐建新



张老师:
       你的来信已经阅读,非常理解你的改革识字教学的初衷,以及你所做的艰苦探索工作。应该说,你的付出是值得的,在我国的识字教学改革领域是有开创性质的工作。由千字文到成语儿歌再到成语故事,孩子们在朗读中学习汉字,的确是事半功倍的大好事情。我相信很多农村学校的老师都会积极采用你的教学研究成果。
       但是,也要知道,在教育科学研究的道路上,没有绝对的真理,也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识字教学改革这一领域,曾经有过的流派很多,包括国家主推的“注音识字提前读写(简称注提试验)”,结果在实践中仍然暴露出很多问题需要完善,很多问题需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往前推进。在本世纪的课程改革中,其实是已经吸纳了不少的好经验好做法。最近两年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组织编写的部编教材,小学的语文课本就改变了过去的先拼音后汉字的教学顺序,而是先学习基本字,再学习拼音。基本思路是要求孩子们在活动中学习汉字,在阅读中学习巩固汉字,当然也包括课程标准中所说的多认少写等基本原则。
       你的信后的附录我也看了,意见在上封信中也曾经谈到,就是还需要进一步调整和改进。如成语的概念,现在语言学界主要采用的是熟语,其定义为:“熟语,指常用的固定短语。如:乱七八糟、不管三七二十一、死马当作活马医等。熟语用词固定、语义结合紧密、语音和谐,是语言中独立运用的词汇单位,它包括成语、谚语、歇后语和惯用语。熟语一般具有两个特点:结构上的稳定性、意义上的整体性。”现在的高考试卷,已经采用熟语的概念10来年了。
        其次是你的附录中帮助识字所举的例字,如雪,第一个成语就是“囊萤映雪”,除“雪”字外其他的三个字都比较难,笔画也太多,距离孩子今天的生活也比较陌生。这一类的成语,在你的千字文中不少,在开头部分的很多成语,基本上都是远离生活的典故,给孩子们的学习带来不小的困难。不如在解决“雪”字的时候,选用比较常见的诸如“雪中送炭”或者“漫天飞雪”之类的熟语。
       再次,是贴近21世纪的孩子生活,关于电,关于网络,关于孩子们今天的同伴生活,课间生活,邻里生活,社区生活,家庭生活,以及阅读影视等精神生活,应该多进入识字教学改革的视野,在此基础上编写识字教材,才能够更好地吸引学生,帮助学生尽快的突破识字难关。
       最后,仍然是应该坚持先基本字,再指事字会意字,最后形声字。并且不要一种方式走到底,要富于变化,形式多样,才能够生动活泼。只依靠一种方式,很容易产生单调沉闷的感觉。
       以上建议供你参考,不对之处还望多多包涵。也欢迎你来信继续讨论这方面的问题。
       遥祝
夏安!
                                                                                       唐建新       2014年8月5日


附  张老师的回信


唐老先生:
       您好!谢谢您百忙之中对我的指导。我是一名乡村教师,因乡下闭塞的环境,只好通过网络与外界进行沟通与探讨。现就唐老先生的回信,对某些问题与先生商榷、向先生请教。
      我的识字教学理念是:通过朗读有趣的故事为主,辅以有趣的APP(应用游戏一类),来解决儿童识字问题。识字主要靠朗读,巩固主要靠游戏;强调朗读,淡化识字(不提识字要求,没有识字任务,)先生提到字频问题,这是极有道理的,汉字千千万,中国人只要学习其中的高频率2000字,简单阅读就足矣。但这点先生似乎误会我了:我的识字途径主要是靠朗读《成语千字文》、《成语儿歌250首》及《成语故事》,让学生无意识识字。从整体来看,三本读物结合在一起与一般读物中高频字出现的几率是一样的,甚至更高。比如:”雪”字,会出现在《成语千字文》的“囊萤映雪’中,之后有出现在《成语儿歌》中的“囊萤映雪”儿歌中,,最后出现在《囊萤映雪》的成语故事中,因为三这是相互关联的。至于《成语千字文》里的生僻不常用成语及字词,那也只是拿来读一读,千万不能较真让学生的去识记的。当然您老也批评得对,这些生僻的成语和字词毕竟渐渐远离我们的生活。(我自己统计飞常用字占12%;飞常用词占8%,当然这个是对成人来说的数据。)
        网络时代已经来临,不久的未来,5指10年吧,教材的终端一定是电子产品。我的是识字终极理想是:建立一款游戏,让学生在游戏中去欣赏故事、感受故事、朗读故事,并游戏故事,让学生在游戏中解决识字及阅读问题,再也不受识字的折磨了。
      再次感谢唐老先生的批评和指正,也希望继续批评指正。谢谢!
       祝好!
                            此致
                                                                                                                     敬礼!
                                                                                                                  张绍景
                                                                                                           2014年8月3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