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古琴音乐会

听古琴音乐会
唐建新


  昨晚受梅邀与吴泓等四人一起在深圳音乐厅听古琴音乐会。


  音乐会的名称是《陈雷激古琴音乐会》,主题是“魏晋风度曲水流觞”。


  专场音乐会在保利听过三次在深圳音乐厅听过两次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听过两次,但是,对于非常中国化的古琴音乐会,的确还是第一次。满怀期待与满心虔诚,那高山流水般的天籁之声,不是叩击心弦引起陶醉,尤其是那大跨度的揉弦装饰音,把个中国人的内心独白,把对自然的欣赏感悟,对人生的拒绝体味,对宇宙的遐想与猜测,演绎得栩栩如生荡气回肠情思袅袅绵绵不知其终也,如丝如缕不知其断也,空空灵灵不知其处所也。


  古琴对于绝大多数听众都相对比较陌生,因此在演奏的过程中,陈雷激用麦克不断地对大家进行介绍与沟通。诸如“语言尽处是音乐”“听出老子的感觉”等,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启蒙知识。


  古琴独奏的曲目有《流水》《长门怨》《平沙落雁》《欸乃》,这对一般的听众来说,前三首也不那么陌生,熟悉的弦律和诺达音乐厅里那唯一的一架古琴发出的古朴浑厚的音域不那么辽阔音节不那么丰富的中国式的古典音乐,也很容易进入状态,安静、宁静、幽静下来,仿佛在升腾在变化在飘飞在超然物外,进入一种非常典型的忘我与熔我的混合状态。


  后半段则是陈雷激邀请了与他一起读上海音乐学院附小附中的十年同窗同宿舍住的二胡演奏家高韶青、阮演奏家张鑫华、箫演奏家王华以及男低音歌唱家赵明一起,分别演奏演唱了琴歌《阳关三叠》琴箫二胡演奏了《二泉印月》,最后即兴演奏了《酒狂》以表现主题“魏晋风度曲水流觞”。


  陈雷激让全世界震惊的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演奏的“太古遗音”让全球几十亿人第一次同时聆听到了中国最古老的乐器——古琴发出的悠远肃穆之声。


  但是,听音乐会时,又让我思考一些其他的问题。陈雷激与高韶青均在国外呆过近二十年的时间。高发明并申请了专利的以自己名字中的韶字命名的“韶胡”,音筒可以变换方向以及大小,码子也可以变化。在最后拉的《梁祝》中,代表祝英台的音色的的确可以与小提琴的音色比美,而拉出的梁山伯的音色则是婚后的男中音似的的二胡或者说中胡的声音。这两位在上海音乐学院附小附中同住十年的民乐同窗,今天晚上才竟然是第一次合作。整个音乐会,尽管需要普及说明,但是仍然说得多了一些,而演奏得少了一些,安排的内容结束时才65分钟,估计说的时间有40分钟,尽管最后为了满足大家的兴致,到9:30结束。而且演奏的片段多,就是大家曾经听到过的诸如《平沙落雁》《阳关三叠》等,也似乎是简写版,缺少一种期待的古典的大气,缺少足够的情绪铺垫渲染发展跌宕。


  由此又想到四月初受邀到台湾开会,看到的台湾的建筑艺术,尤其是一些地标性的建筑,诸如中正广场,广场两旁的国家大戏院国家音乐厅,其建筑与故宫没有差异,没有一点现代创新的元素,就是中正纪念堂、国父纪念堂等,其外观怎么看都有些令人失望,与重庆的大会堂、北京建国十周年的十大建筑相比,其民族风味与现代气魄,相距甚远。


  我想,艺术的底细恐怕也得在一定土壤里才能够很好地生长,如果土地过于单薄贫瘠,其艺术的发展发酵,一定是会受到影响的。陈高二位作为国外漂泊二十年,其中国民乐的知音以及同道,在艺术上的碰撞交流也虽然会受到局限,犹如台湾的建筑艺术一样,本来的建筑艺术家就为数飞行有限,何况还采取了闭关锁岛政策。


  外国著名的交响乐团在深圳来演出,也常常有一点洋为中用,演奏一两支中国曲子,而古琴二胡箫之类的古代乐器,也可不可以能不能够古为今用,演奏一两支现代广为传唱的流行曲,以引起更大的听众的共鸣与反响呢?马王堆出土的编钟能够,其他的古乐器也应该能够吧。

《听古琴音乐会》有1个想法

  1. 2013年下半年征稿通知!!!

    《新课程》《新课程学习》省一级教育类期刊,《现代阅读》《高中数理化》国家一级教育类期刊。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正规刊物,中国知网 全文收录,三号全,全国公开发行。
    《少年素质教育报》知网全文收录,订阅报纸,可免费刊登校园新闻稿件。
    责任编辑:
    程耀东(身份可以核实)

    联系方式:【手机】13041136186 【QQ】366861001

    投稿邮箱: chengyaodong2008@126.com
    http://user.qzone.qq.com/366861001/blog/137012845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