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的黑陪护,你敢请吗?


医院的黑陪护,你敢请吗?


 


唐建新


 


 


    在医院的七十余天里,经历和见到了不少的陪护。


    一般人对医院是不了解的,一旦有家人住院,心情焦急,一筹莫展,尤其是突发性的急性病症。这时候,一大圈热心人士围了上来,争先恐后热情洋溢地要给你陪护,要给你介绍陪护。病人家属在这样的情况下往往是非理性的情绪化的出于对家人的爱护,凭借直觉就草率简单快速确定了下来。


    接下来的事情,病人家属可就难以知晓了。


    也买上一点包装类似的所谓的深海鱼油、蛋白粉、奶粉、芝麻糊之类,名正言顺地吃给病人准备的营养品;一个晚上不想起床护理,租借来绳子,将手脚绑成大十字架,任其尿液浸湿后背,任其痛苦地呻吟乃至呼唤;周围的陪护看不惯要求黑陪护起床弄一弄,避免影响大家时,还还嘴谁是善人谁去弄;白天面对病人的尿与大便则训斥责骂,句句都是脏字,从心理上折磨重危病人;更有甚者,一些男女黑陪护为了自己舒服或者买卖(估计开房),竟然十点出去凌晨四点才归!


    这些黑陪护一般在重危病人家属面前都会做表面文章来麻痹忽悠,还说自己如何如何走红,哪里哪里高薪聘用自己马上去某处,自己家里有急事非得离开,非常负责任地给另外介绍一个比自己更好的陪护来,而实际上就是怕苦怕累,自己将此病人卖猪仔给新来的黑陪护,从中每天抽头(每月600介绍费),这些奸猾的黑陪护直到找到植物人或者近乎植物人为止。有的病人被卖猪仔卖了四五轮还是确定不下陪护来。而这些说走的人,第二天就又出现在其他楼层或者病房了。


    这些黑陪护常常是按照老乡关系来划分成为相互帮代的群体,大家七嘴八舌地来相互介绍吹捧争生意,一旦确定下来还有人来挖墙角,说东道西,希望家属炒掉谁谁,让自己介绍的最好的人来做。说什么现在的护士什么都不懂,不如自己搞了几年陪护后什么病什么药都清楚,护士都要听他们的。而实际上后来了解,也不过才半年的时间,很多常识性的问题仍然是乱来的,护理上只是吹牛抬高自己的身价而已,要求给150元一天,再加每天30元生活补贴,再加红包,再给一日三餐打饭。


    真正可怕的是缺少监督与监管,一旦病人摔倒或者出现其他问题,这些黑陪护则溜之大吉,到哪里也找不到人,且不说偷东西拿东西之类的盗窃行为。


    医院也有陪护公司,但是,管理严重落后。不分级不严格奖惩,上税和上交太多,每天150元竟然要抽取45元,再加上个别护士站、也介入挣钱的黑陪护的介绍,使得陪护市场混乱,致使老实人吃亏,奸猾的人得利。有的在公司里的陪护是因为老乡少,势单力薄,或者新来咋到,摸不着门路,才参加到公司里的‘而有的骂公司骂得咬牙切齿,仍然不离开公司,是为了穿上公司的衣服方便去介绍黑陪护以便自己从中抽取每天每人20元的介绍费。病人家属看见穿公司衣服的人,也以为介绍来的是公司的陪护,也就不再过问其身份了。一位公司的陪护就说,自己每天收取的介绍费床位出租费都不会少于100元。这些也助长了黑陪护市场的泛滥。


    以上所言见,是自己在病房熬过几个通宵并结交了一些陪护朋友之后所见所闻且主要在脑残身瘫楼层的大中小病房发生的事情,写出来是为了焦虑粗心的病人家属的利益不要受到太大损害,医院的形象不要再继续受到管理不善受到黑陪护的玷污,也希望在民生为大的今天,有领导有人大代表们能够正视此问题,为老百姓办一点实事。


    小区物业里的清洁工,辛辛苦苦一个月两三千,而到医院去请陪护,六千元花出去了,居然还请不到放心的陪护,医院滋生的这些黑毒瘤,我们盼望着能够引起媒体曝光,引起领导发话,引起当局正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