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挣扎与坚守

生命的挣扎与坚守


唐建新


 


    发病到今天,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一个月来,我们经历了生命守护的四个关口,是否溶栓,是否开颅,并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和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两次被要求做好两种准备。
    在医院医生护士的精心治疗与护理下,在众多亲人朋友老乡同事以及学生家长的爱心浸润与支持下,在本人顽强生命力的全力挣扎下,终于基本上度过了危险期了,已经从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转到神经内科,又从神经内科的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
    现在,尽管仍然需要切管护理、需要生命监护仪、需要鼻饲、需要吸痰,但是,药已经减少了很多种,体温已经第六天控制在三十多度了,双眼都已经睁开,并可以通过闭眼、握手等表示听懂听见了交流的内容。有时候甚至还可以通过挥手来告别探视者了。
    而且,通过中医的进针和按摩来进行功能恢复也已经是第四天了。
    我们相信,不久就能够有更好的效果出现,切开的喉管将会很快封上,左手也会逐渐出现反射,一切都会逐渐得到一定程度的很好恢复。
    为感谢各位朋友网友的关注,特别告知以上值得大家高兴的好消息。

《生命的挣扎与坚守》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