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哭无泪的《白鹿原》

欲哭无泪的《白鹿原》


 


唐建新


 


 


    昨天下午五点半,去海岸城影院观看了长达两小时四十分钟的《白鹿原》。


    放映前,《白鹿原》就有很多说法,什么长达九年的被审查,什么原作三小时半被审查掉整整一个小时等等。


    中国超稳态的社会结构延绵了数千年,在辛亥革命、北伐战争、国共分列等一系列的变革中,一个普通村子里的人,如何能够适应得了追赶得上?


    四五十年的历史,上上下下的人物,一个戏台上演出了多少部活生生的戏剧。民风民俗,原上风光,世间百态,包括那大碗盆长筷子吃面,那众多麦客的吼秦腔,都给人留下了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演员的深入细腻,那带有浓厚渭河韵味的道白,都使得人难以忘记。


    最令人思考的是人的本性,对食对性的描写,对美对丑的评判,对人的命运的诉求,对灾难的抗争,对复仇的认可与否定,三家人两代人的文化传承与观念嬗变,白鹿原世道民风的走向。


    与过去的催泪弹电影,开怀大笑的电影,紧张惊秫的电影不同,整个影片放映场里,没有唏嘘之声,没有说笑之声,仿佛是在看一步别人的历史解说,然而,这里是通过电影艺术形象来进行的,的确也是引人思考的。


    中国几千年的伦理道德构架,超稳定的社会结构形态,主要通过血缘血亲关系,通过宗法制度,通过宗族观念以及宗族制度来维持,来传承。然而,小孩进县城读书的结果,开始了对这些传统观念的叛逆。一方面要请县城的照相师来拍照,享受现代科技文明,另一方面却又坚决维护宗法制度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祖上传下的陈规。


    鹿族长、鹿长工、白乡约三个人物刻画很细腻,性格非常鲜明,内心深处的积累厚实,代表着白鹿原三种有根有脉的人物典型,其心理刻画也很成功。兆麟、黑娃、孝文三位青年的塑造也很成功,不同的境遇不同的人生,都分别彰显出家庭文化时代演进留下的深深烙印。


    着墨最多贯穿起众多人物和故事的枢纽人物田小娥是最值得品位的人,父亲秀才,却挡不住买卖婚姻的诱惑,被买来做小,想安安分分过自己期待的平常日子却不能够,想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跟靠得住的黑娃一道逃离,却无论如何不被接纳,一进白鹿原就被路族长一眼看穿,这是一位黑娃守不住的女人。也曾经抗争过拒绝过白乡约的施暴,却无奈又无力且无助。对孝文,则是出于报复到心生怜意到助其自信,挺起了腰板做人。然而,最崇高的理想,不外乎每月有一两大烟享受享受。当一切都烟消云散之后,等待着的只有饥荒干渴之后的死亡。


    田小娥的死是电影剧情发展的高潮,死于不原谅她的公公之手,死于人不知鬼不觉风雨大作之夜,剧情到此并没有完结,瘟疫的发作,使得田小娥的骨灰处置又引发族人的集体出动,最后是被镇妖塔深深滴埋在地心。


    在几千年的农耕文明文化浸透了华夏大地上,突然西学东渐、辛亥革命、北伐战争、军阀混战、国共分裂、日寇轰炸,随之而来的是政权不断更迭,观念不断变换,作为普通百姓,作为社会底层的人们,经受了何等难以忍受的煎熬,如果是今天的你我他,面对如此陌生的巨大的社会变革,又会是怎样去求得生存的呢?

《欲哭无泪的《白鹿原》》有2个想法

  1. 家里的书架上就有陈忠实老师的《白鹿原》。读了有几遍。陈忠实对他生活的土地是深爱的。八百里秦川也孕育了陈忠实这样实力派的作家。我喜欢他的短篇小说《舔碗》,把旧时代的乡风民俗写得栩栩如生。

  2. 我想只有真正的宗教信仰能超越于政权的更迭,社会的变迁,观念的嬗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