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众意识与话语系统

受众意识与话语系统


 


唐建新


 


 


    我们说话写文章,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受众问题,即读者与听众是谁的问题。


    常常听老师们讲,某某博导讲座不叫座,其实这里面就有一个受众意识的问题,博导们常常将逻辑上学理上的问题考虑得很深入,缺很少考虑受众,即成天在学校围绕孩子转的一线教师的思维方式以及对讲座的敏感程度。讲的问题常常是论证严谨滴水不漏,然而,在一线老师们听来,却远离实际废话连篇。


    因为,老师们常常因为繁重的工作压力,难以静下心来仔细去进行理论上的思考,更不愿意再联系实际去进行有的放矢的琢磨,最希望得到的是如何解决实际问题,如何促进实践问题的推进,甚至要求,当然也是正当的要求,即如何用较少的时间支出获得较好的教学效果。


    这里实际上是需要双方相互靠一靠的,即教师要向理论上靠一靠,力争从宏观至少中观的角度去思考一些问题,反思自己的教学工作,是否远离教育远点,是否远离人的终身发展,是否能够经受得住时间和空间的检验,是否体现了学科教学中最主流最精华的教学内容与发展轨迹。


    高校的教师则应该多了解一线实际,站在一线教师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尽其所能地帮助解决一些问题,诸如智力支教一般,帮助一线教师梳理与解决一些教学实践中的困惑。减少不必要的逻辑证明过程,减少不必要的政策解释过程,多谈实际问题的教育学价值,多谈教学论的实际运用价值。


    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区间或单位或系统,话语系统是相对稳定的,大家都比较熟悉和有共识的。这时候需要对外来的话语系统加以留意,如新来的教师,新分配来的毕业生,甚至下海经商新回来的人员。这些人的话语系统与大家的习惯了的取得共识的话语系统肯定是不一样的,一定是有区别的。对新进入系统的外地教师的话语系统,要能够理解,他们往往带有过去的工作的荣耀与自豪,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自己也会在工作中很快进行调整,尽快融入新的工作环境之中。作为带有浓郁学生腔的毕业生,常常还有青年气盛的毛病,也就是过去常常说的愤青的毛病,这也是正常现象,一个青年人都不能够发出声音,都不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一个民族就难以有希望了。对这些毕业生也要相信,他们你、也会随着工作时间的增加而逐步成熟起来。最需要警惕的是下海经商的回归者,这些人常常将社会上江湖上的一套价值观拿到教育系统,无论事情大小都得要计算一下自己是否是亏是否有利可图需不需要吃苦。这些人凭借不同于知识分子的言语表达,来几句混社会的时髦语言,就很可能博得一些人甚至领导的欢心,认为很风趣,而实际上只是话语系统不同而已,仔细看器表达的内容,其实没有什么干货。


    言为心声,话语系统表明一个人的受教育程度以及心智成熟人格修养的程度,工作浸润的程度,心灵走过的路程痕迹,这在一般情况下,是很难抹去或者改变与粉饰的,但是,为了工作,为了受众,也应该尽可能进行一定的调整。

发表评论